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一道有趣的幾何學問題



近日,幾何學突然成為了網上熱潮,大家都愛上了side-angle-sideside-side-side。這熱潮,簡直比得上《美國隊長》。既然如此,史丹福也來分享一條頗為有趣的幾何學題目。(是前幾天表弟問我的)

ABCD是一個任意四邊形,PAB的中點,QBC的中點,RCD的中點,SDA的中點,試證明PQRS是一個平行四邊形(parallelogram)



答案:
Join AC.
S is the mid-point of DA, R is the mid-point of DC
Therefore AC = 2SR and AC // SR (Mid-point theorem)
P is the mid-point of BA, Q is the mid-point of BC
Therefore AC = 2PQ and AC // PQ (Mid-point theorem)
AC = 2SR = 2 PQ => SR = PQ
AC // SR // PQ => SR // PQ
Therefore PQRS is a parallelogram (opposite sides equal and parallel)

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科學界的《跟著矛盾去旅行》

近日ViuTV的新電視節目《跟著矛盾去旅行》大受歡迎,話題性十足。曾主席與長毛這對波蘭密友,惹人無限聯想。其實科學界中也有幾對組合,矛盾非常。如果有一個科學界的《跟著矛盾去旅行》,邀得他們同遊,暢談科學理念,豈不妙哉?

1. 愛迪生與特斯拉:電流大戰

傳聞1915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本該又愛迪生(Thomas Edison)與特斯拉(Nikola Tesla)一起奪得。但他們二人勢成水火,愛迪生表示如果要與特斯拉平分獎項,他寧願拒絕領獎;特斯拉也表示如果要與愛迪生平分獎項,他也寧願拒絕領獎。結果1915年的諾貝爾獎,就落入了發展X射線繞射術的布瑞格(Bragg)父子。(題外話,小布瑞格獲獎是才25歲,是史上最年輕獲得諾貝爾科學獎的科學家。)

愛迪生的鼎鼎大名,相信連三歲小孩都聽過。他發明的鎢絲燈泡,令世界得到光明。但其實特斯拉對人類的貢獻,比愛迪生有過之而無不及,只不過他不斷被愛迪生攻擊及抺黑他的名聲,所以他的人氣與知名度,遠遠比愛迪生為低。最後歷史證明了特斯拉是對的,大家慢慢才還特斯拉一個清白,之後特斯拉的名聲突然來了一個絕地反彈,如火箭般直線上升。今天,連炙手可熱的Tesla電動車,都是以特拉斯來命名。

事緣愛迪生發明了鎢絲燈泡之後,事業開始走上高峰。他與幾位金融家,包括大名鼎鼎的JP摩根,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之後他又製造了世上第一個發電站及第一套電力傳輸系統。這當然是很重要,沒有電力,有電燈泡又有何用?而這套系統用的是110V直流電(Direct current)。

而特斯拉是塞爾維亞人,移民到美國後,最初在愛迪生的公司工作,是他的下屬。特斯拉非常厲害,為愛迪生解決了很多很複雜的問題,愛迪生於是把改良馬達及發電機的工作交給他,並說如果他可以完成這工作,愛迪生將會給他5萬美元。如果計算通漲,這等如現在的100萬美元!特斯拉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幾乎把整個發電機從新設計了。這新設計為愛迪生帶來巨大利潤及新的專利權。誰不知當特斯拉問愛迪生拿取他應得的獎金時,愛迪生竟然回答:「你真不懂我們美國人的幽默。」他甚至連讓特斯拉加薪都不許,於是特斯拉憤然離開,創立了自己公司。這是他們矛盾的第一個起源。

這時候,特斯拉開始對交流電(Alternating current)有了興趣,他之後設計了多相交流感應電機與變壓器,但投資者不同意他的計劃,並罷免了他的職務。幸得西屋電器的始創人喬治·威斯汀豪斯(George Westinghouse)得知交流電的好處,並開始與特斯拉合作,掀起了科學史上及商業史上都影響深遠,動魄驚心的「電流大戰」。

在這裡,我們先重溫一點高中的電學知識。交流電的好處,在於電壓可以經變壓器升高升低。如果我們用把交流電加到很高電壓(Voltage)去輸電,電流(Current)就會低(由於I=P/V),於是能量損毀就會低(由於P=I^2 R)。直流電輸電時的損耗很高,所以為了減低損耗,輸電時就必須要減低電線的電阻,方法是用上很粗好粗的輸電銅線,這樣會令成本高很多。

威斯汀豪斯的西門公司開始大量建造特斯拉設計的交流電發電站與供電系統,並影響到愛迪生公司的業務。於是愛迪生開始反擊,他不斷攻擊高壓電的危險性。他發明了一個用高壓電電死小貓小狗的機器,並在公眾面前示範的,令他們可以親眼目睹特斯拉提倡的交流電是多麼危險。之後紐約開始試行新的死刑方法──電椅,愛迪生又提議用上「危險的」交流電來電死死囚。然而第一次試行電椅時,卻失敗告終,囚犯被電了廿幾分鐘才死去。臨死前被折磨廿幾分鍾,不斷抽蓄,實在非常不人道,美國的群眾對交流電越來越害怕。而特斯拉也嘗試反擊,他開始在舞台上進行「電魔術」表演,令人們驚歎他的才能,並藉此機會向群眾表示交流電只要用得其所,是非常安全的。

1893年的芝加哥世界博覽會是特斯拉及威斯汀豪斯的大反擊,博覽會開幕時,9萬多盞電燈照亮了整個會場,令世人讚嘆,而博覽會用的供電系統正是由特斯拉發明的交流電系統。

最後一場決勝的戰役是尼亞加拉大瀑布發電站。美國政府決定在尼亞加拉大瀑布建造世界上第一座水力發電站,由於交流電系統比較經濟實惠,於是被選中了。當發電站建成了,它可以將電流傳輸到距發電站35公里外的布法羅市,這是直流電絕對做不到的。之後,全世界的供電系統都慢慢用交流電取代直流電,愛迪生再努力也難以扭轉敗局。基本上,電流大戰結果已經塵埃落定,特斯拉的交流電得到了最後的勝利。

史丹福想,如果真的有一科學界的《跟著矛盾去旅行》,可以邀得兩位共遊尼亞加拉大瀑布,以澎拜的瀑布水聲襯托二人的恩怨情仇,一定十分精彩。

2. 威爾金斯與富蘭克林:DNA背後的第三與第四人

談起DNA結構的發現,相信大家都會想起華生(James Watson)與克拉克(Francis Crick),但大家卻不一定聽過DNA背後的第三與第四人──威爾金斯(Marice Wilkins)與富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若果說華生與克拉克是科學史上其中一對最成功的合作組合,那威爾金斯與富蘭克林大概就是科學史上其中一對最不幸的冤家。基本上只要他們的關係稍稍好一些,發現DNA結構的人很有可能是他們。

發現DNA結構的故事,史丹福已經在《那個令人心動的時代 --分子生物學》一文中介紹過。所以今次不再重複華生、克拉克及鮑林(Linus Pauling)的故事了,只集中說說威爾金斯與富蘭克林的恩怨情仇。

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各間大學開始回復其正常的研究工作。而國王學院新成立了生物物理組,由科學家藍道帶領。而我們的主角一號,威爾金斯剛在藍道指導下完成了博士學位,於是很自然地加入了這團隊。威爾金斯是讀物理學生身的,但之後他對生物學有了興趣,便開始用物理的方化去研究生物,也就是用X射線繞射術去測量生物的分子。

但由於威爾金斯是讀物理學生身的,不算是晶體學的專家,所以在破解DNA結構這方面的表現未算突出。藍道又聽說我們的主角二號,當時在巴黎工作的女科學家富蘭克林是昌體學的高手,之前已經破解過不少物質的結構,於是他又請了富蘭克林來到國王學院,並為此成立了一個實驗室。

而他們二人的矛盾就從這裡開始。藍道從沒有把詳細安排告訴他們二人。所以富蘭克林一直以為自己是獨立的,她可以自己做自己的研究。威爾金斯卻覺得富蘭克林是自己的助理,應該對他負責,向他報告所有實驗成果。當富蘭克林做完X射線繞射實驗獲得數據後,威爾金斯想去分析這些數據,富蘭克林就向他大發脾氣,大叫:「不要解釋我的數據。」

另外,二人的性格也令他們的關係火上加油。富蘭克林的性格剛烈,討論問題的方式很火爆;威爾金斯卻害怕衝突,盡量退讓。所以有時候,富蘭克林對威爾金斯提出一些反對的意見,威爾金斯雖然不滿,但為了迴避衝突就把它放在一旁,於是自專心很強的富蘭克林又會覺得自己被輕視。

故事發展下去,就是華生與克拉克加入了這場DNA結構大戰。富蘭克林繼續做她的實驗,拍她的X射線繞射照片。威爾金斯被富蘭克林搞到心力交瘁,沒有甚麼心情再研究DNA問題,處於愛理不理的狀態。更具戲劇性的是,正正是由於威爾金斯與富蘭克林的不和,令威爾金斯親手把DNA結構最重要的關鍵數據──第51X光照片(下圖)交給了華生。



有一次,華生發現鮑林發表的DNA結構有錯誤,於是想找威爾金斯討論一下。華生到了國王學院後,見富蘭克林的實驗室打開,於是便走了進去。富蘭克林立即用兇狠的眼神望著他,暗示他不受歡迎。華生之後嘗試跟她討論鮑林的錯誤,並向她解釋DNA結構很有可能是螺旋型的。但富蘭克林立即怒火衝天地表示華生的理論荒謬絕倫,並說「如果你看看我的X光片,你就會知道你說的話是多麼愚蠢。」據華生所講,富蘭克林憤怒得追著他想攻擊他。

而華生與富蘭克林的衝突,令威爾金斯覺得終於有一個明白他的人,終於有一個可以談心事的對象,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他把華生當成好知己。他對華生坦白說富蘭克林有一個新的DNA結構的證據。當華生問他是甚麼證據是,威爾金斯便直接把第51號照片拿給他看,因為他覺得華生是一個可以信任的好朋友。有人甚至說這是威爾金斯對解破DNA結構的最大貢獻。

之後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華生與克拉克已經掌握了最解開問題的所有武器,而第51號照片,於是他們大規模構建模型,並終於提出了舉世知名,深入民心的DNA雙螺旋結構。

富蘭克林雖然親手做出幫助解開DNA秘密的X光照片,她自己卻沒有參透到那秘密,就只差這麼的一點點。她更因為與威爾金斯的矛盾關係而心灰意冷,決定離開國王學院。威爾金斯可高興了,他的鬥志回來了。他馬上寫了一封信給華生,說富蘭克林離開了,他現在終於可以認真去做DNA的模型。諷刺的是,華生收到這信的日子,正是他與克拉克完成了模型的日子。天意弄人啊!

最後,華生、克拉克及威爾金斯在1962年憑著研究DNA結構而獲得了諾貝爾生理及醫學獎。富蘭克林卻在1958年,她還在37歲的壯年時因癌症病逝,未能夠分享這榮譽。

其實諾貝爾獎最多只可頒給三個人,如果富蘭克林仍然健在,那諾貝爾委員會應該把獎頒給誰呢?華生的答案是:「克拉克,我自己,和富蘭克林。」

為什麼諾貝爾委員會不早些頒獎,令富蘭克林可以得到她應得的榮耀呢?原來諾貝爾委員會可不像我們,他們最害怕矛盾的組合了。如果可能的話,他們還是盡量避免一些爭議。待富蘭克林過身後,他們才可以安心地把這個獎項頒出。

可是,在細想一層,如果威爾金斯與富蘭克林的關係好一些,威爾金斯可能一早就已經從富蘭克林的數據中構建模型,並破解到DNA結構這個生命的秘密。諾貝爾委員會就可以毫無後顧之憂地把獎頒給威爾金斯與富蘭克林,不用苦惱如何四選三。


時間關係,史丹福先介紹這兩對科學界的矛盾組合。如果受歡迎的話,可以多介紹多幾對很具娛樂性的矛盾組合(牛頓與虎克、巴斯德與科赫...)給大家認識啊!

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神醫的煩惱8

Rachael!你幹嘛考試成績又差了?!只有60分!你以前數學不是很好嗎?每次都拿滿分的!今個學期開始越來越差!你快要考TSA了,怎麼辦呀?!今天一定要教訓你一頓,要你好好反省!」 雞毛掃一下一下的打在Rachael的手板上。她的手很痛,但心更痛,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其實我已經很努力了,但不知怎的就是記不到書本中的內容嘛。怎麼媽媽你都不明白我?」Rachael心想。

Rachael的爸爸在她小時候已經離開了她。她自小與媽媽相依為命,二人雖然生活環境不好,只住在破舊的公屋,而媽媽當小公司秘書的薪資也只剛剛好足夠她們的生活,但媽媽很疼愛她,她二人母慈女孝,一直過著簡單但幸福的日子。可惜好景不常,Rachael近來的功課越來越多,學校為了應付TSA考試,便不停強迫她們操練功課,沉重的壓力把她壓得透不過氣來。她越是操練,越是記不實學過的知識。而媽媽的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暴躁。當天的母慈女孝,今天已變成的爭吵不休。

一想到曾經有過的幸福,卻早已離她而去,眼淚就更加如泉湧般在眼睛流出。 哭著哭著,Rachael突然覺得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當她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映入眼簾的是一位嬌小可愛的女生,面頰有一抺淡淡的雀斑,眼睛圓滾滾的,眼旁有一顆小痣,嘴角微微上揚,笑起來甜絲絲的,看起來很是年輕可愛。

「你好,我是小晴醫生。你現在在女王醫院。Rachael,你有沒有覺得那兒不舒服呀?」她的聲音也是活潑甜美的。

「沒有呀,剛才可能哭得太厲害了,突然頭有點暈,之後醒來已經在這裡。」Rachael說道。

「好呀,醫生姐姐要幫你做一點身體檢查呀。」

因為這是一個疑似虐待兒童的個案,小晴必須小心地檢查全身的各個系統,以防遺留了細微的創傷。

Rachael的全身除了手板外並沒有其他明顯的傷痕,但手心的瘀傷有新有舊,顯示Rachael已經長期被虐打。她的呼吸、心臟、及腹部檢查都大致正常。由於Rachael曾經有過短暫的失去知覺,小晴特意為她做了一個詳盡的神經系統檢查。她的視力、視野、瞳孔反射都正常。眼底檢查看不到視網膜出血。其他顱神經(Cranial nerves)都正常。而四肢檢查方面,肌肉張力(Muscle tone)、力量、小腦功能檢查及神經反射都正常。唯一的發現是手及腳尖端的感覺變差,不論是疼痛感覺(Pain sensation)、觸覺(Light touch sensation)及振動感覺(Vibration)。但為兒童進行感覺檢查一般都不太可靠,所以小晴對自己的檢查結果半信半疑,因為就算Rachael真的被虐打至腦創傷,也很理應不會引致這個模式的感覺問題。

小晴於是轉去檢查Rachael的發育及發展,她發現Rachael的身高體重增長明顯比較慢,發展也有點遲緩,這是被虐兒童的典型症狀。

Rachael,醫生姐姐要為了抽點血。你害怕嗎?」

Rachael一向都很害怕抽血打針,但小晴臉上的溫柔笑容令她很放心...

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的另一個重要步驟就是與家長溝通。

每次遇到虐待兒童個案,小晴的內心都非常不舒服。家長理應是小朋友最親的人呀,為什麼他們會如此狠心去傷害自己的子女?小晴小時候家庭環境也不好,而且她體弱多病,經常要出入醫院,但媽媽從沒有嫌棄過她,仍然努力為她帶來最幸福快樂的生活。就算工作多麼辛苦,生活多麼困難,媽媽仍然會每晚為她準備最美味最豐富的晚飯,教她功課,跟她談心事,哄她睡覺。難道愛錫子女不是每個父母的天性嗎?

「林女士,」小晴想跟Rachael媽媽談談。

「叫我林秘書。」Rachael媽媽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嘩!很大口氣啊!」小晴心想。Rachael媽媽容貌姣好,氣質清新淡雅,雖然眼角的魚尾紋不經而地透露了她年齡的秘密,但看起來依然年輕。單看樣子,真想不到她是一個脾氣又差,又會虐打自己女兒的母親。

「林秘書,我想跟妳談談Rachael的情況...

正當她想開始時,林秘書突然臉容扭曲,雙手抱著腹部,肚子像是被萬根灼熱的利刀刺著。「好痛呀...」林秘書有氣無力地呻吟道...

林秘書被送到女王醫院的內科病房。

「這名女士在昨晚因腹痛絞痛入院,整個腹部都差不多痛,沒有一個位置痛得特別厲害。現在腹痛已經緩和。我為他安排了血液檢查,發現她有貧血,血紅素(Hemoglobin)只有9.4g/dLMCV 74 fL,白血球及血小板數量皆為正常。但她的月經正常,我想最大可能性是腸胃出血。另外她腎功能也有點問題,肌酸酐(Creatinine159μmol/L,鉀(Potassium)過低,只有2.7mmol/L,我已經為她補了鉀。」Chris Wong向史醫生匯報。

經過一段時間的實習,Chris Wong處理一般的常見病症已經相當得心應手。他的目標是成為一位像史醫生一樣,精通各種醫學知識,真正可以幫到病人的好醫生。

「哦,我記得這位病人。她很和諧可親啊!她有一個很可愛的女兒,叫Rachael,對嗎?我記得她都曾因肚痛來看過門診,當時由於檢查都沒有甚麼特別異常,我們就診斷為腸易激(Irritable bowel syndrome)。她們兩母女的每次都一起來看門診,Rachael總愛黏著媽媽,很是溫馨。」史醫生對她們母慈女孝的印象非常深刻。

「是嗎?」Chris Wong露出一臉驚訝的神色。「但昨天Rachael才因懷疑被虐打而進了我們醫院,現在由小晴主理呀。」

聽到小晴的名字,史醫生心怦怦的跳。小晴那可愛的臉龐、響亮的笑聲、散發著洗髮精香味的黑髮,一一在他的腦海中泛起。自從小晴在玻璃走廊上親了他一下後,她的身影就在史醫生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神醫,從來都只會為病人而煩惱,但今天他竟然會為感情而煩惱。他怎可以喜歡上自己最好的朋友?

「史醫生?」Chris Wong看見史醫生有點失神。

「對不起。」史醫生注意到自己的失態,回過神來。「我也同意這種小球性貧血(Microcytic anemia),大多是腸胃出血引起的缺鐵性貧血(Iron deficiency anemia),我們可以檢查一下血鐵檢查去證實。加上她有腹痛的症狀,我們要為她安排胃鏡,看看胃及十二指腸有沒有病變。如果沒有發現,可能要再為她安排腸鏡。另外我們也要小心地中海貧血症(Thalassaemia),這也是常見引起小球性貧血的原因,所以我們也要為病人安排血紅蛋白檢查。至於腎功能,這比較奇怪,她沒有甚麼長期病患,又沒有吃甚麼藥,為什麼會有腎功能衰竭及低血鉀呢?我們還是先為她檢查一下HBVHCVANCAANAanti-dsDNAC3C4anti-GBM等等的血液指數,看看有沒有發現吧。另外,我們做一下尿液檢查,驗一下酸鹼及各種電解質含量,特別是鉀。不知道是否腎臟出了問題,令太多鉀從尿液中流失。」

之後幾天,Rachael媽媽林秘書出現腹部陣痛的次數不減反增。血液檢查都大致正常,胃鏡及腸鏡都沒有發現到甚麼病變。尿液檢查卻非常奇怪,蛋白質2+、糖4+,鉀高達43mmol/L,是腎小管(Renal tubules)功能障礙的典型結果。

但腎小管問題為什麼會引起腹部陣痛?史醫生百思不得其解。檢查結果越多,反而令他越迷惘。

「史醫生,你知不知我得了甚麼病?我這幾天除了肚痛外,頭痛、手痛、腳痛,全身都很痛。你要幫我呀。」Rachael媽媽林秘書的病徵越來越多,但都是一些不明確的病徵。作為醫生,最害怕就是這類不明確的病徵,因為它對診斷病症一點幫助都沒有,卻又很困擾病人,只會令情況更加複雜。是風濕性疾病(Rheumatic diseases)嗎?或是腫瘤擴散?史醫生的腦海中閃過了幾個念頭,但又始終覺得不太合理。

「我們暫時都不太清楚,還雖然更多的檢查。」史醫生只可坦白承認,他沒有甚麼頭緒。雖然覺得不太像,他還是安排了各種風濕性疾病抗體檢查及腫瘤癌指數的檢查。他甚至連尿液的紫質(Porphyrin)檢查都安排了。

史醫生回到家中,一直思考著這個問題。這個醫學問題令他很苦惱。他於是拿起手提電話,查查自己的電話訊息。唉,小晴怎麼一直都不找他?這個問題卻更令他苦惱。她以前不是每隔三兩天便會找自己聊點無聊事嗎?她是忙於照顧剛病好的媽媽嗎?她是忙工作嗎?她在oncall嗎?但她明明在線上啊!他應該找找她嗎?

「小晴,最近有新電影上畫,好像很好看啊!你想一起看嗎?」史醫生在訊息列中打了一句。但小晴都不愛看電影,她常常喊看電影很悶。她太好動活潑了,看電影不適合她。於是史醫生把還未送出的訊息刪除。

「小晴,最近海馬公園有優惠,又推出了新的機動遊戲。不如找天一起看玩?」但小晴今年好像已經去過四五次了,她會不會已經玩厭,不想再去?於是史醫生又再把未送出的訊息刪除。

史醫生雖然是一位拯救過無數生命的大醫生,但此時的他卻活像一個情竇初開的男孩。

「史醫生,你有事找我嗎?我見你不停在打字啊!」想不到先傳訊息的竟是小晴。

「沒有甚麼,好像很久沒有跟你聊過嘛,所以便找一下你。近來好嗎?」史醫生心裡百感交集,又是甜蜜,又是緊張。

「史醫生你真關心我。我過得不錯呀,近來都忙於工作及照顧媽媽,所以比較少找你聊天。找天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好嗎?去Cafe de Sandia好嗎?我記得你最愛吃意大利菜了。上次因為工作,突然走了,留下了你,真不好意思。今次再請你吃,好嗎?」

「當然好啦,很期待啊!到時見。」嘩,自己喜歡的女生竟然跟自己約會,那感覺太不真實了...

迷人的香江夜景透過落地大玻璃映射進來,溫柔浪漫的音樂在耳邊飄揚,如星夜般的柔和燭光點點發亮,空氣中充滿了羅曼蒂克的情調。但羅曼蒂克並不是因為餐廳的裝潢,而是因為眼前的女生。

小晴今天穿了一套粉藍色的日系洋裝連衣裙,配在身型嬌小的她身上,很是好看,可愛得像洋娃娃一樣。

其實史醫生之前已經試過與小晴來這間餐廳吃晚飯,但今次的感覺有點不同。(神醫的煩惱3

「史醫生,今次我請你吃飯,你盡情點餸吧!」小晴臉上架起一副甜美的笑容,眼角微微回上,滿帶笑意。

「不過要先叫一枝大礦泉水,近來經常都很口乾,要喝多點水才行。」小晴向來是一個傻大姐,她的想法總是令史醫生哭笑不得。

「呵呵,你真的要請我吃多點啦,上次我真是可憐。你記得上次給了我兩張比卡超小卡片,說過我把想你做的事寫上去,你就會盡力滿足我心願嗎?」史醫生拿起一個小信封問小晴。

「當然記得,上次真的很抱歉啊。史醫生你常常幫助我,照顧我。我當然要好好報答你。」小晴想起之前的尷尬事,臉蛋都紅了,像紅蘋果一樣。

「好啦,我想到一個要求,已經寫了上卡片,並放了在信封入面,但暫時不用你做。現在我把信封交給你,到我想兌現願望時,才要你拆開信封,可以嗎?」

「哈哈,好呀,沒有問題,好像很神秘呀。」小晴伸了一伸舌頭。

「看,你的臉蛋都紅了,很像麵包超人啊!」史醫生用手指篤了一下她的臉。

「才不像呢。」小晴撅了一下嘴巴。

「呀,像湯圓才對。」

「不像呀!」

「嗯,不對不對,像糯米滋才對。」

「呀,史醫生你就愛欺負我。」小晴鼓起泡腮,裝作生氣的樣子。

「好了,不作弄你啦。你最近都很忙嗎?你都沒有跟我聯絡。」史醫生問道。

「對呀。就是忙於處理Rachael的個案。她的媽媽也在你的病房,對嗎?Rachael近幾天開始出現腹部啊,我完全想不到甚麼原因。」小晴的樣子有點苦惱。

「她跟媽媽一樣有相同的症狀?她的血液檢查結果如何?」史醫生有點驚訝地問道。

「有點貧血,可能是長期營養不足所致。她的發育與發展都比同年齡的小朋友差,這些都是被虐兒童的常見症狀啊。肝腎功能則大致正常。」小晴解釋。

「她媽媽的腎功能可差了。」史醫生說。

「但如果她們二人同時出時類似的症狀,那會不會是同一種疾病所致。例如某些遺傳病?你記得Selene嗎?她得過紫質症,不是也會引起腹痛嗎?」小晴有點疑惑地問史醫生。

「我都有考慮過呀。但驗過Rachael媽媽的尿液紫質,卻完全正常。」他們二人依然全無頭緒。

「小晴,你可以把Rachael的情況詳盡地告訴我嗎?」史醫生神色凝重地問小晴。

小晴於是把Rachael的病歷,身體檢查,各種血液檢查的結果都告訴史醫生。

「你說Rachael的手及腳尖端的感覺變差?」史醫生突然靈光一閃,靈感之神如流星般降臨他的腦海。

「我想到了!小晴,你記得Rachael兩母女住在那兒嗎?」史醫生興奮地問道。

「好像是住在公屋的,應該是啟陰邨...呀!我都知道了!」小晴興奮地尖叫起來,興奮得手舞足蹈。這時,笨拙的她卻把面前的酒杯弄翻了。

「呀!」小晴的叫聲劃破了那悠揚悅耳的小提琴旋律,附近的數對情侶立即把頭轉過來,看看發生甚麼究竟發生甚麼事。尷尬的小晴掩一掩臉,臉蛋比之前更紅更可愛。

「史醫生,你真的很聰明,醫術很高明啊!」小晴嘗試轉移話題。

不事不妙,這情形多麼的似曾相識,難到小晴又要走了?



史醫生情不自禁地捉著小晴的手,「不,我今次不會再讓你走了。」小晴的小手軟綿綿的。


「好啦,先吃完飯再一起回醫院啦。上次真的很抱歉啦,今天一定會跟你食頓好晚餐補償。」小晴對史醫生調皮地伸一伸舌頭。

吃完晚飯後,他們二人一起回到醫院去看Rachael。 史醫生仔細地檢查Rachael的牙肉,隱約見到一條藍色的線。


「果然是鉛中毒(Lead poisoning)。看,這條是Burton line,是鉛中毒的典型徵狀,是由於血中的鉛與口腔中的細菌反應,生成硫化鉛(Lead sulphide),並積聚在牙肉中。」史醫生指一指Rachael的牙肉。


「她們兩母女長期住在啟陰邨,那先之前被驗出水管用上含鉛的焊接物,所以食水中的含鉛量嚴重超標,所以她們就從食水中吸取了過量的鉛,導致鉛中毒。」史醫生繼續解釋。


「鉛中毒會影響神經系統,令記憶力下降、難以集中、脾氣變差、性格改變,更會影響小朋友發展。所以令Rachael成績變差,媽媽容易發脾氣。明明我記憶當中她們二人是非常和諧溫馨的。另外,腹部絞痛、關節痛也是鉛中毒的重要病徵。鉛中毒更會引起周邊神經病變,所以令手腳尖端感覺變差;毒害紅血球,引起缺鐵性貧血;及毒害腎臟,特別是腎小管,引起腎衰竭、電解質失衡,及過量的電解質、葡萄糖及蛋白質從尿液排出。」


史醫生每次解釋醫學難題時,都會散發出一種耀眼的,自信的光芒。史醫生感覺到小晴正以仰慕的眼神望著他。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吸引到小晴?或是他想得太多?


「那我們只要為她們處方EDTA,幫她們清理血中的鉛份,那就可以了?也許她們就可以變回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小晴嘴角微微彎起,甜甜地笑了。作為兒科醫生,她最愛看見小孩痊癒,一家團聚。那感覺很是溫馨動人。


「而且不用再叫Rachael媽媽林秘書了。她之前那覺得自己超然的態度脾氣,真是很令人討厭啊!」小晴望一望史醫生,然後兩人相視而笑。小晴抱腹大笑的聲音很響亮,充滿了整個病房...